中庭有槿

中庭有槿花,荣落共一木。
夏木槿/莫逸。
原耽/犯罪心理/黑篮/全职。
ball ball大家和我一起玩,评论小窗都好啊呜呜呜。

【长顾】乌尔骨庚x顾昀



今天bb一下乌尔骨状态下的长庚和顾昀。
差不多是辆假车
依旧瞎bb系列

乌尔骨会把负面情绪放大许多倍,并且令人狂躁发疯陷入幻觉之中。发作时的长庚甚至会把顾昀当做仇人。

但也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仇人。

虽然会在乌尔骨催化之下想要把顾昀杀死,但仅存的一线理智不允许他这么做,即使在幻觉里也会努力克制自己。

而顾昀在面前时呢,不可能允许长庚用自残的方式唤醒他自己。

长庚那点儿压抑了许久血气就都被释放出来,清醒和半清醒之间挣扎着,只能对顾昀这一个人产生反应。混沌深处还能记得顾昀的名字顾昀的声音顾昀的气息。

深情是真的,疯狂也是真的。

平时都温文尔雅游刃有余这会儿基本都丢了,狼崽子变成了孤狼,亮着爪子露出尖牙要把眼前所有敌人杀死,要把属于自己的东西都死死霸占。

顾昀是唯一被他划进要霸占这一范围里的人。靠近过来的时候就一把钳住,乌尔骨邪神之力让他力气变得更大,攥着顾昀的手就和铁钳一样让他压根挣不开。

大概顾昀也不会挣,由着他折腾。

要霸占,要占有,要把顾昀打上自己的标记。

孤狼眼里闪着凶光想把顾昀拆吃入腹,亲吻变成啃咬甚至撕咬,血腥味儿都溢在口腔里,把他刺激得更加暴戾。

只是亲吻远远不够,他要的是整个人。

衣服是遮挡,撕掉。头发散着也是遮挡,扯着拧到脑后去。

扩张在这种时候压根就是幻想,他想要吃掉顾昀,茹毛饮血的吃法,咬着肩侧啃着耳垂,衣服一脱就直接顶进去。

流血应该是肯定的,两个人互相挤着夹着谁也不好受,但这种时候疼痛才能让长庚有实感,让他感觉到自己还在呼吸。

完全不懂收敛,也不知道深浅角度或者力度,横冲直撞完全凭着性子来。把他撞坏,将他钉在自己身上,这样才能让他完全属于自己。

手上也没轻没重,掐着手臂上腰上腿上都是青紫淤痕。

两手把顾昀死命箍着,有一点反抗或是逃脱的迹象就更加大冲撞的力气,反复磨得那个小口都红肿瑟缩,流着血渗着清液,混在一起被搅得天翻地覆乱七八糟。

没人能打断,也没人能让他停下。

被捕获的猎物不管自愿还是被动,也不管反抗与否,都只有被狼爪钳着,被狼牙撕咬吞噬的结果。

顾昀,顾子熹。

爱到骨子里,又在这时候恨到骨子里。

做起来就没个完,不管身下的人还有没有回应的力气,都继续死命顶撞,偶尔能从齿间咬出来的音节只有顾昀两个字。

直到乌尔骨发作结束,从疯狂中清醒过来看见眼前情景就慌了,意识回笼以后简直要恨死自己做过的事。

小心翼翼一点点退出来,三魂七魄都给丢得找不着,比被欺负的正主还失魂落魄。

发作以后没多少力气几乎软成一滩,也没脸在这时候蹭顾昀怀里。哆哆嗦嗦抖着身子抖着手过去想碰又不敢碰,手忙脚乱拿止血的东西拿敷伤的药。

嘴里来来回回念叨的只剩下子熹义父对不起。

捧在手心里搁在心尖儿上的人怎么就能被他搞成这么副狼狈样,对自己恨得要死,哆嗦着勉强清理上药以后就钻进角落不再搭腔。


好了我就是瞎bb。没头没尾看看就好(。

对乌尔骨庚的描述纯属个人理解,自我总结一句话就是疯狂又深情。

tag打得有点心虚,毕竟这回不是狼崽子,是成狼。

评论(30)

热度(49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