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庭有槿

中庭有槿花,荣落共一木。
夏木槿/莫逸。
原耽/犯罪心理/黑篮/全职。
ball ball大家和我一起玩,评论小窗都好啊呜呜呜。

【长顾】乌尔骨庚x顾昀



来自 @抹茶味小蛋糕 的顾昀视角。
上篇在这儿→长庚视角




其实顾昀见长庚乌尔骨发作的次数实在的屈指可数,一来长庚本身自制力就好,二来外敌尚在,他们也没有很长时间可以腻在一起。

所以偶尔见一次就格外心疼了。

——小崽子重瞳,眼睛通红,还想自残。

当及使了擒拿把人扣下,却没料到乌尔骨邪神力大无穷,猝不及防就给压了回去,不讲道理的吻立刻跟上。

说是吻其实不合适,是撕咬,锁紧的牙关被人凶狠的冲撞开,空气被强行掠夺,舌尖探入口中胡乱搅动,锋利的齿尖扣着唇角咬下,鲜血淋漓。

吃痛想要挣扎,被紧按在原处不得动弹,他气息不稳,又是凶狠又是试探,那种患得患失随着撕咬一并给感受了彻底。

于是最后的反抗也进行不下去了。

反而小心翼翼的去予他回应,唇齿间俱是血腥铁锈气。

衣服被胡乱撕扯开,没有一点预警的,挺身撞入。

疼。

大将军行伍间大大小小什么伤没受过,却第一次明白从中间活活撕裂开是个什么感受,每一次呼吸都成了折磨,从唇角到脚尖都在颤抖,毫无快感可言,只有剧烈的疼痛占据思维。

可他也不给半点缓冲适应的机会,不顾绞紧的身体横冲直撞直至整根埋入。

疼疯了。

指尖无意识拽紧了床单,手背上青筋爆起,额角渗出冷汗,屈腿想要后退,这点微弱的挣扎却仿佛激怒了他,换来扣着腰拖拽回去进入更深,恍惚间有种要被钉死在床上的错觉。

疼到麻木都是种幻想,能清晰感受到他每一次进出混着鲜血,身下不用看就知道是一片狼狈,浑身都在哆嗦,最后连一丝力气都提不起来,破布娃娃一样被他摁着机械般进出。

小崽子清醒过来时,差不多已经疼晕过去了。

收拾完清理完才总算是勉强攒起一点力气,没喊住教他一溜跑远,站起来时腿都是抖的,只能扶着墙慢吞吞挪到人身边,半摔半搂把他扯进怀里安慰。

心肝别哭,我看了能做一辈子噩梦。

评论(10)

热度(6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