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庭有槿

中庭有槿花,荣落共一木。
夏木槿/莫逸。
原耽/犯罪心理/黑篮/全职。
ball ball大家和我一起玩,评论小窗都好啊呜呜呜。

【长顾】假车-奏折



再bb一个不是很实际的假车。
奏折梗。不是在做的时候写奏折,而是读。
事先声明,没有任何贬低顾昀的意思。




太始帝继位以后自然是没再出过什么政权军权的矛盾,玄铁虎符安安稳稳呆在安定侯那儿,皇帝放心得很。

下边一干谏臣却是不太放心,整天皇上不急……咳,那什么急。就想把顾昀从那帅位侯位上拉下来,每天想罪名想得那叫一个绞尽脑汁。

可想而知,长庚不可能信,折子统统以罪名不实无稽之谈为由打回去。急得几个文臣嘴上起泡。

也不知道御史台哪位新来的人,听说皇上每天处理完政事就往安定侯府跑,又想到皇上一直不充盈后宫纳妃立后,突然就奇思妙想上了封折子过去,参安定侯祸主。
对,红颜祸水的祸……喔,这儿说蓝颜祸水好像更合适些。



这位其实也算误打误撞把长庚顾昀两人的关系猜了个七七八八,看见折子的时候长庚实在是哭笑不得,撂下朱笔将折子带回府去了。

顾昀当然不可能在御书房看长庚批奏折,一早回了家搁那儿欺负铁傀儡,看见长庚回来就跟着进了屋。水还没来得及喝就被吻上了。

长庚对顾昀的身子多了解,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就把他撩得起火。俩人扑到床上干柴擦在一块儿就差一把火,长庚突然把折子拿出来让顾昀读。

要说顾昀也没少被参过,接了折子还一头雾水不知道这陛下今天唱的哪出。

长庚那头亲着啃着咬着还得再撒会儿娇,折腾得不行,非得要顾昀念出来,顾昀没办法也就只好遂了他的意。

「陛下甚尊宠顾,信任贤之,使其位至上卿,出则参乘,入则御前。名为忠信,故虽诸将相莫敢与之争焉。」

先煲后贬,欲抑先扬。御史台的这些个手段顾昀知道,念着就更没劲。

长庚看着他又想罢工撂挑子,一挑眉就在手上加了两分力道,把顾昀身子前边挺着的那东西刺激得不轻。
行吧,接着念。

「今四海清平,军将当交还虎符,促兵权归中央,顾昀其人怙恃圣宠,绝口不提。」

这算是老生常谈。

长庚这时候已经摸了脂膏过来给他扩张,勾勾挑挑把坐在他身上的顾昀磨得发昏,咬牙切齿给他记笔账再接着念。

「然,内宦流言纷起。」

从这儿开始算是变味儿了,长庚知道后边写的是什么,期待的就是顾昀念这部分。扩张润滑都搞了个差不多,把人抱起来些就进去了。

顾昀那边忍着没叫,瞟着下面的字接着念。还得腾出只手扶着长庚腰稳住平衡。

「皆言此人仗姿色出众,每以男子身行先朝妖妃祸主之事,迫陛下弃置三宫,日返安定侯府。」

长庚听着这话配合着顾昀的节奏一下一下加力再加速,四平八稳将顾昀的声音撞碎,放缓了调子还和顾昀一块儿念后边的话。

「扰公务,乱政事,行交媾禁脔之事。惑主祸国,实为宵小之徒,其心可诛。」

顾昀这辈子大大小小的弹劾没少受,头一回听见这新奇罪名,脸上表情都有些僵,不知道该摆个什么神色对着长庚。

长庚体贴,没给他再费心的功夫,从顾昀不知道是气得还是爽得发颤的手里拎了奏折丢开,换个姿势把人压下去就横冲直撞。

嘴上照例不饶人。说罪状尽数列出,添油加醋之语却多。要安定侯自己想想何为真何为假,做个陈述。

再看看那边顾昀差不多要气懵了,反思会儿自己是不是有些太刺激他,没想到顾昀也放开了,配合着长庚这点乱七八糟的爱好,贴过去认罪说请皇上责罚。

然后不用说,肯定是被欺负得惨极。

长庚又使坏,亲亲蹭蹭过去比着口型喊了顾昀一句妖妃。
又把人给刺激了。



第二天上朝顾昀没去,太始帝自己把那折子打回去了。

临下朝的时候和下面的人宣布说他信任顾昀,望诸公之后莫要疑心忠将。动之以情晓之以理,讲得有板有眼援疑质理堂堂正正。

御史台软硬钉子一起碰,后来没再提过这事。

其实要说起来长庚也算体恤他们,顾着老臣们心脏不好也不想看什么血溅朝堂,至少没当堂把真关系讲出来。




好了今天份的瞎bb结束了。
折子是自己写的,七零八碎凑起来应该差不多能看懂。正经来说肯定没人这么参顾昀,我就是开个脑洞。
什么祸主祸国肯定不是顾昀会做的,不过弹劾嘛肯定是捕风捉影讲一大堆……。
再次声明,没有任何贬低顾昀的意思。
就是个脑洞,不喜可以退出,不吵不撕……真有很多人觉得特别不妥的话我就删。
溜了溜了别打我。

评论(12)

热度(3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