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庭有槿

中庭有槿花,荣落共一木。
夏木槿/莫逸。
原耽/犯罪心理/黑篮/全职。
ball ball大家和我一起玩,评论小窗都好啊呜呜呜。

今天bb一点小日常吧。
试着证明自己不是满脑子车x
只会瞎bb的语言流选手




夏日本就容易生躁,快至正午时就更让人发闷,无事可做时就总得找些事情做。


长庚搁下手里卷宗,看了眼时辰转头去问顾昀中午想吃些什么,打算亲自做点饭来给他吃。


顾昀正在那边挨着盆冰块享受冷气,冷不丁被这么一问还真想不出来要吃什么,又不想太敷衍,眼角一挑看过去朝着长庚笑:“想吃陛下。”


长庚也是和他互相调笑惯了,不消多想顺口就接了句胃口不错,问他煎炒煮炸打算选哪个。顾昀还真装着副认真思考以后的样子告诉他煮来吃比较好,炖软了口味才合适。


长庚贴近去啃口他耳尖,丝毫不掩语调里的笑意慢条斯理应声:“依我看,茹毛饮血也不错。”


“那不行,多影响我形象啊,就要煮的。”
“那我去支锅来。”
“侯府还有这么大的锅?”


“子熹可以试试先剁成块。”长庚讲着玩笑话,顺势还挤出点儿控诉目光来,顾昀原本撇开眼不接收他这信号,隔了会儿没再听见后音,啐口自己又栽这小崽子手里,顿了顿改了口:

“……别,狠不下心下不去手。”


长庚暗笑两声,自然是见好就收:“那便给子熹换个菜品作代替,恰巧夏日也该吃些消暑的清淡食物。”


“成啊,你要给我换什么?反正我牙口好,干啃冰都行。”


“复杂菜肴不会,煮碗羹我倒做得来。恰巧荷花开了,义父可有兴趣同我一并泛舟采莲子来?”


连着好几日长庚忙些朝中事务,开口提议要出去倒实在少见,顾昀听了也稍发了下愣,轻啧一声称奇。
“难得你有这般闲心啊。不必问了,只要是你邀我同行,我就没有兴致不好的时候。咱们去哪儿采?”


“这两日朝会没多少事要议,腾出空了自然就开始想能和你做些什么。御花园里倒是有,京郊的河里听说也不少,喜欢哪个?”


“御花园里陛下与安定侯泛舟采莲?你可对老臣们好些吧,照顾着点他们老胳膊老腿的听见这个还要来拦。寻京郊附近的河吧,我还能给你抓鱼,也尝尝我手艺?”


“这般说起来,这皇帝当得也甚是委屈,同心上人采莲也要惊动老臣们来劝阻。罢了,听你的,改日备马同去京郊,离开这宫府也畅快自在些。到时候就等着子熹大展身手了。”


“舍不得我心肝委屈,左右又不是怕了他们,有我在朝里谁还敢欺到你身上了?看我不让他知道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的。改明儿我多带你出去兜风得了,也得叫他们习惯习惯咱俩出双入对了。”


“人多嘴杂,就总有些不爱听的话冒出来,让击退北蛮入侵的大将军去收拾这些个闲言碎语,实在大材小用。你说的也对,以后并行的机会多着,也该尽早让他们习惯。这鸳鸯戏水连理合生,都没有因旁人之意分开的道理。”


“也是,有收拾他们的那个空闲不如拿来陪你。往后日子长着呢,他们总有认理的时候,不值当置气。”


“嗯,日子长着呢。”






今天份的小段子结束了,有头没尾,其实就是想写写日常。
这两个人的日常肯定很甜,甜得恰到好处不落俗套的那种,毕竟他们两个都对彼此熟悉至极。

“日子长着呢。再长也有你一起。”
↑这应该才是最后一句话的正确打开方式。

评论(2)

热度(91)